父亲去世年老分居,破屋荒地给弟弟,法官出巧

娱乐

配图泉源于网络,图文无关

故事:父亲去世年老分居,破屋荒地给弟弟,法官出巧计,兄长心服让遗产

清朝的时候,邹平县有一个叫牛江的书生,因为兄弟分居不公,随处打讼事。他把哥哥告到县里,效果被知县训斥了一番,一顿板子打出来。他又到济南府去起诉,效果知府还是判他败诉,又赏了他二十板子。

牛江一瘸一拐地往家走,经由章丘县时,他肚子饿了,看到一家饭铺,就想先吃点饭再赶路。

牛江要了一碗面,等面的时候,他听到有人喊了一声:“伙计,再来一壶酒。”伙计对那人说:“客官,你不能再喝了,不如来碗面吧。”

那客人却非要酒不行,拍着桌子大呼:“你们这是什么店?我花钱买酒,岂非不行?”

伙计为难地解释:“客官,不是我们不给酒,是知县大人划定,一人只能给一壶酒。”

牛江在一旁听了,悄悄奇怪:这里的知县怎么管得这么宽,连人家喝几多酒都管?就听伙计继续对那人说:“客官,你是外地来的不知道,这个规则在我们这里实行快一年了。”

伙计解释说,以前章丘县的人都好喝酒,酒后打架斗殴的事屡见不鲜。新县令杨学渊到任后,决议整顿民俗,就出了通告:只要是有醉酒的,拖到县衙重打二十大板;有斗殴骂街的,重打四十大板;还划定店家只能卖给客人一壶酒,否则客人喝醉了闹失事来,店家也得负连带责任。

牛江一听说杨学渊的名字,眼前一亮。他早就听说杨学渊是个好官,不光清如水明如镜,而且断案机智。他不由想到,自己的案子叫杨学渊来审多好。这么想着,他突然就拿定了主意:豁出去试试了!

这时,伙计好容易把谁人客人劝住,牛江就说:“伙计,给我来壶酒!”

酒来了,牛江没喝,却把酒往头上、衣服上洒去,洒完后他结了账,专挑通往县衙的大路走。他走路一拐一拐的,再加上满身酒气,途经的差役瞥见,果真把他看成醉汉拿下了。

来到县衙,知县杨学渊一闻牛江身上的酒气,禁不住怒道:“好你个刁民,年龄轻轻的吊儿郎当,来人,重打二十大板!”

牛江忙喊:“大人啊,冤枉呀,我没喝酒呀!”

杨学渊把眼一瞪,说:“都喝成这样了,还想狡辩,给我狠狠地打!”

牛江被几个差役按倒在地,结结实实地挨了二十板子。牛江趴在地上喊:“大人,我无缘无故挨了二十板子,总得给个说法吧!”

杨学渊说:“你无视本官法律,岂非不应打吗?”

牛江脑子很清醒,没有带一点醉意,问什么他都能对答如流。杨学渊问他为什么满身酒气,他说用饭时,伙计不小心把一坛子酒洒在他身上了;杨学渊又问他为什么走路摇摇晃晃,他说自己刚在济南府挨了二十板子,不摇摇晃晃才怪呢。

分享到: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微信

河北快3  河北快3  河北快3  ag体育  manbext体育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