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岭南文史]保护昆先生品格玷污后的文脉和弦歌

文化

1941年11月,位于平石塘口的中科大物理系迎来了一位新教授--刚刚从美国明尼苏达大学获得博士学位的核物理新星陆和谊。

中大提出并实践了“新教育的中国”理论

【岭南文史】护持文脉弦歌不辍 先生风骨沾溉后昆

中山大学历史博物馆馆长、教授徐俊忠教授

羊城晚报:回顾抗战时期华南教育史。当他回顾华南教育史时,我们发现,《新教育的中国》路标标语是由国立中山大学教育研究所的一位教授提出的。这对现代中国教育史有什么意义?

徐俊忠:“新教育”不同于被科举制度绑架的中国的传统教育。它主要发生在鸦片战争失败之后。当时,中国越来越陷入内忧外患,比如不得不采取改革措施、1905年废除科举制度、更大规模地兴办学校和大学等等。不过,中国的“新教育”并不是从自身的社会身体自然产生的,而是模拟和借鉴了蓬勃发展的国家的模拟。难免抄袭过多,所以到了上个世纪30年代,就暴露出与中国的国情和社会现实严重脱节的种种问题。

陆和谊

王亚楠1940年8月在中大任教后,住在舞阳村,并将自己的房间命名为野马轩。和他一起翻译资本论的郭定菊先生也南下,在连县的广东文理学院任教。自1938年《资本论》中文译本问世以来,抗战时期流传于中国的《资本论》早期课堂就因他们的到来而在粤北诞生。

王亚南在各自的学术领域紧紧抓住他们不放,他们在民族大义面前从来没有站稳脚跟。无论他们来自富裕的侨乡,还是告别异国,当他们身处岭南这片土地平石时,为了示范如何守护文明,他们抛开了个人的幸福感和慰藉。

这里没有建筑,但幸运的是,这里有一群以教育科研为天职,以坚守课堂为信念,传播真知报国,带领肩负着传承民族科学文化使命的青年学子,以学生的方式救国救国。

这句话适用于1940-1945年在抗战狼烟中生活在粤北平石山区乡镇的国立中山大学。虽然它已经下降了八十年,但仍然很难看穿这张纸。

即使在战争的混乱中躲避移民的动荡,坚持这种教育方式仍然是一种自觉的做法。

即使在战争的混乱中躲避移民的动荡,坚持这种教育方式仍然是不自觉的。不管是去澄江还是去韶关,一安心就开始研究各种科考、普查、联合因地制宜。因此,在服务当地民生方面做了大量工作。理论与实践相结合,取得了一批成果。例如,医学院梁伯强教授完成了《日本住血吸虫在粤北之流传》的李希干教授的《粤北瑶山卫生考察陈诉》。为解决广东日益严峻的粮食问题,农学院几乎把全省水稻良种推广以及选种、育种、育种等方面的研究全部做了。地理系绘制了“广东省政治经济图”和“乐昌盆地地理纲要”,“浈武二河之水文”和“曲江之潦水与预防”。至于各类农业培训,如推广公共卫生知识、开办公办学校、传播文化知识等,动作不胜枚举。

分享到: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微信

河北快3  河北快3  河北快3  ag体育  manbext体育官网